二房东乱象,北京租房黑中介收完房租就毁约

  一周前,租户们的电卡、水卡被房东收走。“因为热水断了,我们已经五六天没洗澡了。”于是,租户们在协商多日无果后,不得不搬离。

租户察渭霞通过房海顺通租住丰台区青塔蔚园13号楼一套房的次卧,租金每月1200元,她一次性交了一年的房租加各种费用16330元,就住了半年,房东上门来收房,原因是没收到中介公司应交的房租。同住这套房屋主卧的张月,刚刚交了半年房租和服务费10530元,结果住了还不到一个月。“刚住进来的时候房子并没有打隔断,有一天回到家里客厅就突然出现隔断,也住上人了。”察渭霞说,当初租房子的时候中介明确说了不是隔断房。

有不少人调侃“每月发工资后,转身就交了房租”。那么,在哪些城市工作、租房,是最划算的呢?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

“结果住了3个多月,在交了第二次房租6600元后不久,8月15日李晓雷就强行带人换锁,要求我们搬出去。”黄政说,中介让他们搬离没有任何理由。这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加上客厅隔成的两间,总共住了5户。在协商未果之后,中介将该房屋断水断电,并带人来砸门、砸隔断、扔东西,威胁租户搬走。最终,其他几户在拿了中介退的1000元到1500元后离去,但黄政态度强硬拒不搬离,中介答应为其换房。

周兆成说,未提供居间信息服务,却在合同中约定中介费已涉嫌欺诈,租户有权拒绝。

  网站不审房源真实性

王先生刚住进隔断房俩月,中介就以“扰民”为由强行要求其搬离,中介不仅砸了王先生合租室友的隔断房“示威”,且合租房内4户均被盗。日前,《租房未到期破财又毁房》的报道刊登后,多名租房者向北京晨报反映,自己也遭遇了类似“经历”。北京晨报记者调查发现,今年以来,有关房屋中介强行毁约的投诉出现“爆发”态势。几乎无一例外的套路是,租房人都是前脚儿刚交了房租,后脚儿就被以各种理由毁约,而租户想要回房租却难上加难。在种种乱象背后,这一间间出租房犹如钓鱼诱饵,隐然指向志不在中介费的“黑中介”。

她通过多种途径得知,二房东是作案多年的黑中介,经常伪装成普通租客与房东签合同,且无视合同中禁止转租的条款,把房子以更高的价格转租出去,还会违规打隔断群租,乱收各种费用。

  租户被赶:

房东上门后两人一问才知道,中介公司租下这套房每月交给房东4500元,但打了隔断转租给4户,每月房租一共才4200元。“正经的中介公司怎么会做这样的亏本买卖?”

无奈之下,租客只能通过中介找房,这意味着更高的租房成本。甚至有中介机构规定,租期到期后,如果续租,即便是同一个房屋,租户仍然要再交一遍中介费。

  当租户们转而寻找二房东时,却发现要么不接电话,要么采取拖延战术。李某在合同中所留电话都已停机,微信也极少回复。此事发生后,李某曾透过微信说已跟房东交涉好,可住到10月底;但只隔一天,房东就上门来通知租户“只能住到8月底”。如今,快半个月过去,租户基本都已搬走,房东、二房东与租户之间依然没敲定如何退还租金。

租户黄政这几天一直在找当初与他签合同的中介李晓雷讨要房租。今年4月份,黄政通过北京房海恒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租下了丰台区西府景园4号楼的一间主卧,每月租金2200元。押一付三再加上中介费、卫生管理费,一次性付款11830元。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11日电 题:毕业季房租开涨,你租房花了工资的多少?

赵秀池微信公众平台

黄政几乎每天都给李晓雷打电话要房租,但都没有结果。在黄政与李晓雷通话的录音中,李晓雷说,可以为他调房,退钱没有。他自己只是一个打工的,与他签合同的是房海顺通,而且称“找公安、找工商都没用,他们也无法定我们罪”。

一线、新一线多城房租开始上涨

但6天后,这套房子的真正房东出现,要求小陈和其他4位租户搬走。房东女婿姜先生向记者解释,因为二房东擅自打隔断、群租,被人举报到相关政府部门,房东才发现房子被人打隔断和转租了。

为了讨要房租,黄政建了一个“房海顺通维权”的微信群,群里“受害人”达50多人。上周五,他得知群里住在丰台玺萌鹏苑的租户遇到了房东上门收房,而且李晓雷也会出现在那里,赶紧带了七八个租户前去要钱。结果去了以后并没有看到李晓雷,原先的租户们也都搬走了,只剩下中介的人守在房子里。

又到6月毕业季,即将离开校园开始打拼的很多毕业生成为租房的新房客,租房市场迎来一年一度的高峰。你是已经买了房还是仍旧在租房,你的房租占了收入的多少?

  不过,小陈否认了徐某的说法。他解释,房东曾出示与他签合同人员的身份证复印件。其中一人的身份证号码与徐某在小陈合同中所留的身份证号码完全一样。但格外吊诡的是,虽然身份证号码一样,但名字姓氏则从“徐”变成了“朱”。

9月底,李晓雷给他换到丰台区珠江风景23号楼207室一间次卧,月租金1600元,要求押一付四。这次与黄政签约的中介公司变成了北京房海顺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原先交的房租被扣除一部分费用后就不够了,黄政又交了4500元。“结果刚住了两天,回来后发现大门、隔断都没有了,去找中介公司,开始答应两天内换房,第三天再去,中介公司人去楼空了。”黄政说,他前后两次租房,损失一万多元。

图片 1

  把关不严:

“怕他们用房子继续骗人,我又看不住”

附近中介说,进入6月,看房人数有所增加,成交周期变短,租金略有上涨,但幅度不大。房租的浮动与小区位置关系很大,企业云集、交通便利的核心区域租金涨幅较大。

  租户们凑到一起协商,才发现二房东一直在撒谎。李某在与租户刘丽签合同时,曾自称房东,甚至还拿出来产权证和业主身份证复印件。“业主是一位明姓女子,李某说是他母亲。”正是这些证件复印件,让刘丽相信了李某。前后脚入住的其他租户则说,李某自称是房主的朋友,房主在国外,委托其对外出租。

结果刚住了一个多星期,二房东和房主同时上门,他们均表示不知道房子被转租出去做了隔断房。王女士说,起初李晓雷不退房租,还让租户们和他一起与二房东“死磕”,因为他把房租交给了二房东。协商到最后,李晓雷退给了她7000元钱,收回了合同,里外里她损失了11000元。其他几个租户都是押一付三,拿到了一个月的房租也都交合同走人了。

也就是说,北京、上海、深圳的很多白领把一半的工资都用来交房租了。

  8月11日,来京工作的小陈在网上看到了一条房屋转租信息:由于要回老家发展,之前在朝阳区华纺易城租来的房子需要转租出去。这是一套三居室,客厅又被隔出两间。当天,小陈签订合同租来了12平方米的隔断间,按照“押一付三”的标准,他向二房东徐某支付了6450元。

而租户刘彭的经历更是离奇,他通过房海顺通租了珠江风景小区一间主卧,在刚刚交了第二季度6900元房租没多久,中介公司就带人前来砸门换锁,以更换中介公司为名,要求每户再加100元的“换锁费”。而交了换锁钱不到一星期,没收到房租的房东就上门要求他们搬走。由于中介公司要求提前一个月交房租,实际上是押二付二,刘彭损失了8000多元。

每平米月租83.81元,意味着40多平米的开间月租要3300元左右,80多平米的两居室月租要6700元左右。当然,如果地段和装修好一些,价格会更高。

  根据本市去年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和规范管理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承租人不得擅自转租、合租,合同明确约定可以转租、合租的除外;次承租人不得再次转租。如果李某是二房东,徐某从李某租来房子后,再转租给小陈,就属于再次转租,已违规。

李晓雷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声称,中介公司在经营了半年多之后,被工商查封了,由于工商带走了租房合同,所以他们无法给房东续租,房东就上来收房了。“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钱给租户退了。”
相关新闻

先看一下租金的情况。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报告显示,5月份全国20个大中城市租金均价为44.15元/平方米/月,其中,一线城市租金均价为83.81元/平方米/月。

  除了政府部门加强监管外,租户又该如何避免被二房东忽悠?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赵秀池提醒租房者,租房过程中,首先要找正规、有资质的企业和平台获取真实的租房信息;租户要看清合同条款和房产证、身份证等关键证件的原件,而非复印件,谨防被骗。(北京日报
2018年8月31日)

北京晨报记者在涉事的3号楼22E看到,两室一厅的房子除了主卧和次卧,客厅隔成了三小间。现场一片狼藉,除了厨房门还在,其余房间包括卫生间的门都被拆了,隔断墙到处是破洞。

北京市亚运村北辰附近某小区楼外景。中新网 程春雨 摄

晚高峰地铁5号线里,小陈提着、背着几大兜行李挤在人群中。他没想到,第一次租房只住了6天就被房东扫地出门。另一边,房东也很委屈——房子不仅欠了8000元的租金,而且未经同意就被打隔断和转租。

上周五,黄政等7名租户再次与李晓雷电话协商,李最后松口,黄政他们7个人他最多能退1万元,而这几个人实际受损失接近5万元。

近日,在北京刚工作不久的张晨租下了公司附近一个十几平米的单间,月租3000多元。

  二房东是谁?说起来扑朔迷离。房内的5位租户中,小陈与另一户是与徐某签的合同,而另外3人则是跟李某签的。

“找公安工商都没用,没法定我们罪”

2018年7月,陈小枫从所谓的“二房东”手中租了一套两居室中的一间,签约一年。几个月后,她突然被二房东告知,房东要卖房,让其在几天内搬走,且拒绝退还押金。双方争执过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二房东,也未能拿回押金和剩余房款。

  剩余的租金成了房东和租户争执的焦点。房子内的5位租户的房租都基本付到了10月底,多付租金近4万元。由于房东是与二房东签约,因此房东拒绝向租户退还剩余租金,租户还需向二房东讨回这笔租金。

遭遇二: 房源混乱,从二房东手里拿房

图片 2

  二房东不露面身份成谜

微信维权群里的租户50多人,受损失最低的4000元,最多的一万八九,总数达到四五十万元。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秀池表示,租户在签订合同的时候,要查验房源是否真实,房地产中介机构是否合规,中介是否可靠,合同是否规范。在市场监管方面,要加强对中介机构的管理,将其纳入全社会的信用体系,建立红黑名单制度,从政府层面给予相应的惩戒措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近4万租金退还没着落

守在房间里的两名东北男子,开始自称也是租户,但随后被黄政等人识破。记者询问一名自称姓林的男子是不是房海顺通或房海恒通公司的人,他说,“公司早就黄了,被工商局查封了,现在都是个人单干。”而他自己刚来一个多月,还不了解情况。然后不理会众人,穿上外套扬长而去了。

中介费太贵,想自己找房? 难!

  但在现实中,恰恰有人为此提供便利渠道,二房东们都能通过网络轻松寻找租户。当初,小陈通过一个名为“看房狗”的微信公众号获得了房源信息。记者注意到,公众号上有大量合租、转租内容,账号属于“非概率驱动(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且经营范围主要是技术推广、设计制作发布广告等,并没有明确包括租房交易。记者在“看房狗”平台上尝试发布转租信息,整个过程既不要求提供房产和身份证件,也没有后台审核环节。这类信息发布平台都很少对房源、租户的真实身份进行有效把关,也间接助长了二房东身份不明、失联、骗租金的乱象。

租户贺萌萌也是通过房海顺通租下青塔蔚园13号楼一间次卧,在她交了第二次房租没多久房主就来收房了,原因也是没收到房租。

租金涨跌每年都会呈现一定的趋势。58同城、安居客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6-8月,毕业季带动大量高校毕业生进入住房租赁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租金走势,其中8月份的月租金价格在全年最高;2-4月受春节假期影响,市场尚未回暖,整体租金水平处于全年最低。

(点击上面蓝字赵秀池添加关注,浏览更多房地产资讯)

目前住在平谷的房东刘先生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他的一套房子在好几年前就租给了房客李女士,每月租金3700元,约定按季度交房租,她也都按时收到了钱,所以一直都没来这边看。上个月同住在该小区的父亲收到电话局通知,说这套房子欠电话费了,上门准备通知住户交电话费,才发现房子被隔成了群租房,他非常生气,带人把门都拆了。

图片 3

  “让你搬你就搬啊?我们这边沟通,你就不搬!”另一位二房东徐某对小陈说。但此后徐某并没有现身解决问题。“我是6月从李某手里租来隔断间,再转租出去的,并没有接触过房东。”昨天,徐某在电话中向记者说。至于退租金一事,他依然推给了房东和李某。

遭遇三: 私吞房租,房东本人来收房

编者按:

  二房东违规转租是租房市场里多年难去的顽疾。由于二房东手里有钥匙,租房时也拿到了房主身份证件和房产证复印件,极易假冒房东,骗取租金后跑路,最终房东拿不到房租要收房、租户交了租金反而住不了。

遭遇一: 刚交房租,中介就翻脸毁约

资料图:北京某公租房内的厨房,设施齐全。 中新网记者 李泊静 摄

  记者昨日调查发现,造成小陈被迫搬家和房东收不到租金的,其实是夹在中间的“二房东”。

  • 让扰乱楼市健康发展的黑中介成为“过街老鼠”
  • “黑中介”盯上法院网拍房产
  • 关注中介乱象:房产黑中介是怎么产生的? 该怎么治?
  • 七部门联合发文整治房产黑中介 房源真实性全面核验

“因二房东在与房主的租赁合同中明确约定了禁止转租,故二房东无权转租房屋。其转租的行为既违反了合同约定,也违反了法律规定。”北京云通律师事务所主任闫兵说。

  华纺易城这套房子的诡异经历,恰恰折射了租房市场混乱的“二房东乱象”。

上周五,趁中介的人都不在房里,刘先生赶紧给大门换了锁。果不其然,当天晚上,中介的人就又住了进来。“我打听了一圈,说要收回这房子只能走法院,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现在怕的是他们利用这套房子继续骗人,我又看不住。”

资料图:高校毕业生在招聘会现场。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稍早入住的租户透露,最初房子里并没有打隔断,二房东也曾承诺过不打隔断,但没过几天客厅就被强行加上了隔断。“事情发生后也联系不上二房东了,本该上月就要季付租金,目前还欠着8000块钱没交。”姜先生说。

记者随后联系到租户王女士,据她介绍,她是通过“天涯地产”的房产中介与李晓雷联系上,在11月21日与他签的合同,租住一间次卧月租金1300元,一次性交了一年的房租等费用共计18400元。“当时我们都以为李晓雷就是房主。后来才知道他连二房东都不是。”

“租金收入比”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一个租房人的幸福程度。贝壳研究院一份报告称,通常认为,30%及以下的房租收入比是相对合理的区间。

  转租乱象:

然而刘先生现在想把房子收回来成了难题。他与租户李女士的合约到明年4月21日截止,而当起了“二房东”的李女士把房子又转租给了房屋中介,虽然房子被打了隔断成了群租房是违规的,中介的人却揪住主卧说是正规的,现在有合同约定还未到期,所以会一直住下去。刘先生也想通过换锁的方式把中介的人赶出去,但中介手中有租房合同,他们可以拿着合同找开锁公司的人来开锁。

图片 4

租房是她当下唯一的选择。家里无法提供太多的支持,仅凭自己每月8000多元的工资,再扣掉房租和其他开销,攒首付买一套动辄几百万的房子看起来遥遥无期。

对租客来说,找房过程中面临的种种陷阱与租金太贵一样让人头疼。

图片 5

全国大中城市5月份租金均价及环比变化幅度。来源:诸葛找房

从全国范围来看,最近,一些大中城市的租金均价也有所上浮。根据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数据,5月,全国大中城市租金均价环比上涨0.47%,毕业租房季部分需求提前释放。被监测的20个城市中,上涨城市多达15个。

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重庆、西安八个城市中,只有成都与重庆房租收入比低于30%。其中,房租收入比最高的是深圳,达到59.2%,其次是上海与北京,均约为51%。

北京某中介机构开具的“代收卫生费”收据,据了解,该中介机构多收了14倍的卫生费。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与房价相比,很多像张晨一样没有能力买房的年轻人更关心房租的涨跌。她所在的小区有一些90年代、40多平米的老房子,目前整租挂牌价是6000元左右。去年7月,同样的房子价格是5500元。

月工资没这个数,不够付房租

关于2019年的租金走势,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住房大数据项目组组长邹琳华说,由于季节性因素影响,预计短期租金重新进入上行通道,后续几个月将维持上涨态势。

2019年6月,家在北京的程帅打算出租一套房屋,他把房屋信息发布在某互联网信息平台上,仅一天时间,就接到10几个“租客”要求看房的电话,经他判断,只有一人是真正的租客。

闫兵表示,《合同法》规定,承租人未经出租人同意转租的,出租人可以解除合同。

如果在租房过程中遇到二房东,那么一定要小心,因为他们有可能是黑中介。

这里是民生调查局,见人所未见,调查民生之变。关注你想关注的、你没关注的,调查你想看的、未看到的。

记者 邱宇

再看收入,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年春季主要城市白领薪资情况,平均月薪为8165元。北京最高,为10910元,其次是上海、深圳和杭州。

更多的人愿意直接找房东签约,但这并不容易。一是房东并没有那么多,在网上发布租房信息的多数是中介;二是房东一旦发布房源信息,马上会被无数中介缠上,要求代租其房子。

除了欺诈收费,部分黑中介还有暴力威胁等行为,对此,租客却普遍遭遇“维权难”,一些租客囿于时间、金钱上的顾虑而放弃了维权。

“黑中介”、“二房东”不能轻信

对此,北京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兆成认为,租客缴纳租房中介费,是由于房屋中介机构介绍租客与房东取得联系,通过中介提供居间服务而促成签约,并获取报酬佣金。中介本身所起到的作用就是沟通房东与租客之间的租赁信息,如再次续约,租客与房东信息没有变化,没有中介介入的必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