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伟任工银安盛经理,银保门路难添优势

  合资保险发展之困:22家“50:50”中外持股结构的公司中,包括安盛天平在内目前也只有9家实现盈利,

  去年刚进入盈利期的中荷人寿原有股东ING撤出,巴黎保险集团接盘

每经记者 黄俊玲 发自北京

  如果看综合收益总额科目的话,只有6家实现正收益。

  中荷人寿:北京银行进驻三年 代理保费收入7.29亿元

多家重量级银行系险企近期相继出现人事变动,引发保险业界高度关注。

  本报记者 刘艾琳

  受制营业网点
个险经代不敢松懈

9月16日,工商银行旗下险企——工银安盛人寿通过其官方网站对外宣布,经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并经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任职资格核准,正式任命张文伟担任公司总经理一职。资料显示,张文伟具有20多年的保险业从业经验,此前在中英人寿担任总裁一职长达10年。

  实习生 田启威 北京报道

  接盘ING持有中荷人寿股权的巴黎保险集团,为法国巴黎银行集团控股的“银行系”保险集团,分析人士认为,该集团的入驻并不意味着中荷人寿在银保渠道再添实际优势

此外,近期招商银行副董事长张光华接替马蔚华出任招商信诺人寿董事长一职。另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获悉,农行旗下的农银人寿副总经理吴志军将加盟民生人寿,但是具体职位尚不清楚。

  去年入夏即宣布接盘中荷人寿50%股权的法国巴黎银行,至今未获监管层批复完成交接。超过一年的过渡“真空期”,让这家合资公司管理层不再平静。

  ■本报见习记者 刘敬元

保险业内人士表示,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近两年来银行系险企已成为寿险市场发展“最生猛”的一个群体。如今3家重量级的银行系险企相继出现高层人事变动,难免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4月中旬的一个下午,中荷人寿召开董事会。除董事会成员外,法国巴黎银行派驻观察员列席当日会议。4点会议结束,5点,中荷人寿董事长召集部门总以上干部宣布:经董事会研究,总经理张剑锋任期已满,不再聘任其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随着外资股东荷兰国际集团(下称“ING”)推进对自身亚洲保险业务的割舍进程,中荷人寿不得不迎接新的外资股东——巴黎保险集团,并在监管部门批准这一股权交易后,开启与新股东的磨合期。

张文伟任工银安盛总裁/

  多位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张剑锋本人参加了当天的董事会,但会后一小时的宣布,张却并未在现场。第二天,一封以“总经理办公室”名义落款的上述内容通知邮件群发至中荷人寿各部门。有公司内部人士称,张的公司手机号和邮箱已被停用,在大连总部的总经理办公室被紧锁。

  数据显示,自北京银行进驻以来,中荷人寿2011年和2012年的保费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3.8%、18.6%。而北京银行代理中荷人寿3年保险产品,共获得了近5000万元的手续费。

9月16日,工银安盛的一篇新闻稿正式证实张文伟上任的消息。据悉,张文伟目前担任工银安盛人寿总裁、管理委员会成员。

  也就是说,在法巴银行获批进驻之前,中荷人寿将由执行副总骞丽君为公司临时负责人,行使总公司总经理职权。骞丽君从2007年起在北京银行任职直到2010年进入中荷人寿。

  尽管入驻的新股东同属银行系险企,但中荷人寿依靠的银行渠道主要还是北京银行,而其地域性特征明显,网点有限,因此,中荷人寿不可能放松占其三成业务量的个险及经代渠道。

事实上,张文伟转投工银安盛一事,早在一个月前即在坊间流传。此前,在中英人寿官方网站一则信息披露报告称
“根据张文伟先生本人申请,经公司董事会批准并报中国保监会备案,自2013年8月1日起张文伟辞职,不再担任中英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总经理职务,俞宁为中英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临时负责人。”

  5月初,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收到中荷人寿内部人士爆料,称公司作出张剑锋任期已满不再聘用的决定,并未形成董事会决议。“董事会并未就此事达成一致意见。而且张的任期到7月才满。”该人士自称因与张关系较近而受“牵连”,张事件后自己也接到公司将与其解除劳务合同的意思表示。

  至少四董事将变脸

资料显示,张文伟1957年出生,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获金融
博士学位,是英国特许认可会计师公会会员。张文伟于1992年进入保险行业,先后任职于瑞士瑞泰人寿台湾分公司、瑞士苏黎世人寿台湾分公司和英国商联新加坡亚洲总部;2001年9月起主持中英人寿筹建商务谈判及相关筹备工作,2003年1月公司正式运作后担任总裁直至7月31日。

  “接到通知确实很突然,上午还在开会,下午就宣布不再是总经理了。”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问及董事会当天的实际情况,中荷人寿另一位部门负责人如此坦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通张剑锋秘书手机,秘书称“不方便做任何回复”。

  为了偿还荷兰政府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为其提供的100亿欧元救助金,ING不得不将集团规模缩小并将业务集中于欧洲,在这个过程中其将逐步分拆出售亚洲保险市场业务,目前在印度、韩国的保险业务已进入退出倒计时,而剥离在中国仅剩的保险业务——持有的中荷人寿50%的股权,也以快于市场预期的速度有了最新进展。

工银安盛发布的新闻稿称,张文伟具有20多年的保险业丰富从业经验,深谙中国本土寿险市场。工银安盛人寿成立一年多来得到了飞速发展,2013年保费规模连续稳居合资寿险公司首位。工商银行半年报显示,期内工行代理个人保险产品销售额为491亿元,工银安盛实现保费收入65亿元,超过友邦保险坐上了合资寿险公司的
“头把交椅”。来自同业交流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工银安盛银保渠道新单规模保费收入为64.58亿元,同比增长763.5%;在银保期缴业务方面,实现保费收入3.85亿元,同比增长135.6%,也远高于同业平均水平。

  董事会召开的3个月后,中荷人寿数位与张接近的人士(部分近期已离职)陆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与上述爆料者同样的意思。他们称自己在公司“受到不公正待遇,正在考虑走法律程序解决”。部分人甚至认为这是中方股东想在新股东进驻之前率先布好“人事棋局”。

  7月8日,ING宣布与巴黎保险集团签订协议,将持有的中荷人寿50%股权出售给后者,交易尚待监管机构批准。而去年12月时,业界预测距离其彻底退出至少还将需要一年的时间。

今年7月工银安盛人寿曾表示,在银保模式创新上,将积极探索加强银保协同效益的合作模式,从简单的产品代销向银保联动转型,力求走出自己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在渠道创新上,将谋求多业务渠道均衡发展,一方面要把基层网点保险销售、个人保险顾问销售模式引向深入,一方面要积极研究发展各种新业务渠道。

  “我们向张本人和列席会议的法巴观察员都求证过,会上并未就此事达成一致。况且监管还没有批准新股东进入,荷兰国际集团(International
Nederland
Group,下称ING)仍是中荷人寿占比50%的股东,理论上仍然需要张履行总经理职责到新旧股东交接那一天。”一位接近张剑锋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此番ING出售股权给巴黎保险集团的交易完成后,中荷人寿的高层势必重新调整。《证券日报》记者查阅中荷人寿官网资料得知,该公司董事会目前共有8位董事会成员,董事长及其中3位董事为中方股东北京银行的代表,而副董事长及其中两位董事为股东ING的代表,另有一位董事为该公司总经理张剑锋。

张光华接任招商信诺董事长/

  8月1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中荷人寿董秘求证张的离职是否通过董事会形成决议,董秘坚称“有决议,但是商业机密,媒体不是监管机构,不便公示。”问到决议是在何时形成时,董秘回答,“董事会决议我不便向你透露。我明确能说的就是张剑锋任期满不再聘用。我们是根据董事会决议下发的文件。”至于张剑锋究竟是4月还是7月任期满,董秘仍称,“不能把员工信息公开,但7月任期满的说法不正确”。

  巴黎保险集团有关人士也曾对媒体透露,未来中荷人寿的董事会成员将有4名来自北京银行,4名来自巴黎保险集团。这就明确预示了股权变动后的中荷人寿将迎来一轮高层人员的变动过程,目前的8位董事会成员中至少将有4位让出其席位,而ING派出的董事很可能悉数被更换。

8月初,保监会正式批准深圳市鼎尊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将其招商信诺50%股权转让给招商银行,此股权变更意味着招行终于将招商信诺纳入版图。随后招行发布公告称,拟于2013年~2015年间向招商信诺增资不超过4.75亿元。虽增资数额不大,但借助招行的资源,招商信诺的前景大好。

  按照董秘说法,张剑锋目前仍是外资股东方提名的“股东董事”,仍可以参加董事会直到新股东进驻,但“他不是执行董事,不必要在公司上班”。

  此番交易是否对中荷人寿的经营产生影响还未有官方表态。不过,去年12月份中荷人寿上海分公司开业当日,该公司总经理张剑锋称:“即便将来换股东,我们也不会自乱阵脚。我们只需要做好业绩,为股东创造价值。”

9月12日,在招商信诺举行10周年庆典之际,新董事长也亮相了。招商银行副董事长张光华接替马蔚华,成为招商信诺人寿董事长。中国保监会网站昨日
下午正式公告,核准张光华担任招商信诺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批复显示时间为8月29日。7月份,保监会正式批准孙勇任招商信诺人寿总经理职务,目前其为招商信诺人寿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求证是否与部分员工解除劳务合同一事时,董秘表示不知情,但保证“没有因为总经理离任开除任何员工,中荷人寿是家合资公司,企业文化很单纯。所有人事处理流程都符合劳动法,经得起任何审计检验。”

  2012年,中荷人寿实现净利润1210万元,为其成立以来的首个盈利年。而此前的2011年、2010年分别亏损1.08亿元、1473万元。

作为进入中国较早的外资保险公司之一,招商信诺的电销业务一直是各家保险公司学习的榜样。10周年庆典上,孙勇也表示,将加大探索直效营销渠道的发展,他认为,中国网民数量接近5亿,网络消费热潮为国内健康保险产业带来独特机遇。

  无论事实真相如何,众说纷纭、明争暗斗,都只是合资险企发展困境的一个表象。相比之下,业绩更能说明问题。如中荷人寿般50-50中外股东持股比例的22家合资险企中,包括安盛天平在内目前也只有9家实现盈利,如果看综合收益总额科目的话,只有6家实现正收益。

  银行系险企成股东

农银人寿副总吴志军将加盟民生人寿/

  张剑锋的两面评价

  中荷人寿为国内第一批成立的“银行系”保险公司,其前身为成立于2002年的首创安泰人寿,2010年北京银行收购由北京首创集团持有的股份后,作为中方股东与ING各持有该公司50%的股权,首创安泰人寿也由此更名为中荷人寿。中荷人寿目前的注册资本为17.5亿元。

相比上述两家险企的人事变动,一则来自农银人寿的消息同样值得关注。

  张剑锋,一位来自中国香港,在寿险业拥有超过30年工作经验的北美精算师。1998年开始进入内地保险圈,离开金盛保险加入中荷人寿之前,还分别担任过中宏保险和友邦的分公司总经理。

  而接盘ING持有中荷人寿50%股权的巴黎保险集团成立于1973年,为法国巴黎银行集团控股的“银行系”保险集团,而法国巴黎银行是法国最大的上市银行。法国巴黎银行计划提高亚洲营收和员工人数,以抵消业务重心欧元区经济衰退的影响,目前正处于计划的初步阶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独家获悉,农银人寿副总经理吴志军已离开并将加盟民生人寿,同时农行总行将派一名人员到农银人寿任职,或出任总裁一职,董事长邵建荣或将不再兼任总裁一职。

  外界对其的评价是专业、经历丰富。在中荷人寿内部也有两种态度,一种认为张剑锋作为总经理分管的个险、经代等渠道,发展速度无法赶上银保,甚至让个险代理人数量大幅下滑,“大连地区的代理人队伍从最高峰时2700余人下滑到现在的900人。”

  巴黎保险集团业务遍及36个国家。截至2012年年底,该保险集团实现总保费243亿欧元,其中56%来自法国以外地区。

农银人寿董事长兼总裁邵建荣昨日在出席第23届亚非保险再保险联合会大会时也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吴志军将加盟民生人寿,而农总行将会派人到农银人寿任高管。他表示正在走相关程序,但他并未透露农行派员的具体名字以及所担任职务。民生人寿一位内部人士昨日也证实,吴志军将到民生人寿,同时他透露,吴志军或许应该不是出任总经理一职,但是具体怎么安排现在还不太清楚。

  另一种声音则认为,北京银行入股后,公司从财务到人力等各种资源都向银保渠道倾斜,个险、团险等其他渠道甚至一些后援部门得不到正常人力、物力支持,“存在很大风险隐患”。

  ING与巴黎保险集团交易的具体条款并没有对外披露,但法国巴黎银行保险主管对媒体表示,中荷人寿将为其带来2亿欧元的年保费收入。市场认为,巴黎保险集团作为中荷人寿的外方股东,这一身份至少可以将其业务带入中国市场,而中国很有可能在2020年成为全球第二大的寿险市场,通过此笔交易进入这个全球增长最迅速之一的保险市场,将有助于巴黎保险集团加快拓展其全球业务的步伐。

根据保监会的批复显示,吴志军于去年12月获得保监会的批准,担任农银人寿副总经理,同时获批的还有邵建荣担任农银人寿董事长兼总裁的任职申请。今年1月8日,原嘉禾人寿正式宣布更名农银人寿。1月18日,农银人寿正式在北京正式挂牌,标志着农行斥资25.9亿元控股嘉禾人寿尘埃落定。至此,当时拥有15家省级分公司和近300家分支机构的国内机构布局最广的银行系寿险公司宣告成立。

  “张剑锋由ING聘用并派驻到中荷人寿,与公司本身并没有直接劳务关系。当时ING以为在今年7月前可以与法巴银行完成股权交接,但监管那边迟迟未批,张与ING的合同到期后,现在是一个月一签。”上述接近张人士透露。

  银保渠道难添实际优势

农行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上线农行“银保通”系统的保险公司共有43家,农行实现代理新单保费637.78亿元,代理保险业务收入在四大行中排名第一。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微博]后,2002年,

  目前,中荷人寿只开设了大连、北京、辽宁、山东、河南、安徽、天津、上海八家分公司,而只有北京、山东、天津、上海四地区有其股东北京银行的分支机构。某国有银行系险企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称,在业内人士看来,受制于股东北京银行的地域性特征,银行系险企中荷人寿的“银行系”特征并不明显,其在银保市场的地位也不足惧。

农银人寿一位内部人士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时坦言,今年农银人寿银保渠道计划的保费规模为50亿元,考虑到农行1000亿元的年度保费平台,应该可以达成。与此同时,该公司还成立了行司联动部,据知情人士介绍称,这个部门主要是为了协调农银人寿与农行总行之间关系,即农银人寿各个业务线与农行之间的关系,主要为了双方的衔接工作。该人士认为,这样做有利于提高效率。

  ING与北京首都创业集团共同出资成立了一家中外合资保险公司,当时名叫“首创安泰”,总部设在大连。

  事实上,中荷人寿与北京银行在银行存款、保险代理等业务领域的合作自2006年就开始了,而自2010年北京银行进驻后,二者签订的《全面业务合作协议》、《兼业保险代理合同书》及其补充协议等,更让中荷人寿得以充分利用股东北京银行的渠道及客户资源。

据了解,目前农银人寿主要业务渠道包括个险、银保、团险和多元行销等。来自同业交流的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该公司的银保渠道实现新单规模保费32.5亿元,同比增长了84%。

  2009年初,张剑锋受雇于ING,身份由友邦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变为首创安泰总经理。随后,北京首都创业集团将所持股权转让给北京银行,首创安泰随之更名为“中荷人寿”。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北京银行近年年报发现,自2010年以来,北京银行代理中荷人寿产品的年保费收入均过亿元,且中荷人寿每年为北京银行贡献的手续费收入都在千万元以上。具体数据显示,2010年到2012年,北京银行代理中荷人寿的保险保费规模分别为1.05亿元、3.69亿元和2.55亿元,获得的手续费收入分别为1132.43万元、1438万元和2393.25万元,总和为4963.68万元。

相关链接

  一位中荷人寿创始员工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2008年到2009年,公司走过快速扩张之路,“不到半年时间,曾有一家分公司一个半月完成一年任务,我们称之为腾飞项目。”这个项目成就了公司的规模保费。但五年之后,中荷人寿遇到了与其他寿险公司同样的集中退保和给付高峰,“十几个亿,因为有提前准备,还算平稳度过了”。

  虽然是银行系保险公司,但在银保业务之外,中荷人寿还有个险、经代及团险渠道业务,尤其是个险及经代渠道仍不被中荷人寿忽视,二者业务合计约占三成比例。

银行系险企逆市生长

  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包括张剑锋在内的董事会在策略上做出调整,“停了趸交型产品,这对银保来讲是硬着陆。当时5家分公司有3家业务停滞。”现在中荷人寿尝到甜果,今年期缴比例已经占到88%,结构相对健康。

  《证券日报》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今年以来,中荷人寿在其银保、个险、经代三个主要渠道上继续发力。一方面加大个险渠道人力发展,一方面推动经代渠道的APE(经年缴化处理的首年标准保险费)转型FYP(首年保费)工作,提升两个渠道业务规模。而在银保渠道上,其在保持已有业务规模的基础上,坚持提升传统险产品的销售占比,提升渠道内含价值。

保险业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期多家银行系险企相继出现高层人事变动,引发保险业界高度关注的背后,是近两年来银保系险企的表现已对保险业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其发展潜力也日渐显现。

  2011年中荷人寿的新业务标准保费增长率为22%,其中银保渠道增长29%,个险增长10%,经代渠道增长25%。当年综合增长率为26%,远高于同期合资保险公司-5%的平均水平。张剑锋当时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主要得益于转型之后的续保率和新业务。

  自北京银行进驻以来,中荷人寿的保费收入实现了可观的增长,自2010年的13亿元增至2011年的14.8亿元,以及2012年的17.5亿元,2011年和2012年的同比增速分别为13.8%、18.6%。

据了解,目前主要的银行系险企有:工商银行旗下的工银安盛人寿、建设银行旗下的建信人寿、农业银行(2.55,
0.00,
0.00%)旗下的农银人寿、交通银行控股的交银康联人寿、招商银行控股的招商信诺人寿五家,此外还有北京银行旗下的中荷人寿、汇丰银行的汇丰人寿等。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寿险业务原保险保费收入5556.58亿元,同比增长7.58%,增速远低于财产险业务,不少寿险公司的保费出现负增长,然而银行系寿险公司业务表现却堪称“凶猛”。

  到了2012年,中荷人寿结束9年亏损长跑,当年开始实现净利1210万。盈利后公司管理层持续结构转型,“个险,团险,银保要多条腿走路。”上述人士称。

  业内认为,尽管又一家银行系保险集团作为股东入驻,但并不意味着中荷人寿在银保渠道再添实际优势。中荷人寿只能继续依托北京银行,并借鉴巴黎保险集团在亚洲积累的保险经验、渠道管理经验等。

今年上半年,工银安盛人寿实现总保费收入近65亿元,同比增长924%,成为增长最快的寿险公司之一;农银人寿实现保费收入41亿元,同比增长59.09%;中荷人寿实现保费收入10.16亿元,同比增长28.44%;招商信诺人寿的保费收入达14.74亿元,同比增长33.15%;汇丰人寿虽然在今年上半年宣布关闭了个险渠道,但保费依然保持了高速增长,同比增长67.29%。交银康联人寿上半年的保费收入为6.78亿元,同比增长59.9%;建信人寿上半年的保费收入为40.8亿元,同比增长46.21%。

  合资解困只能靠银行?

银行系险企保费逆市增长的背后,银行大股东的支持不可分割。以较早成立的建信人寿为例,2013年正是建行入股两年,特别是2013年建信人寿获得大股东建行的支持非常大。据了解,有超过4000家银行网点向其开放,超过九成银保新单来自建行。数据显示,今年1月~6月,建信人寿银保渠道新业务保费收入中来自建行渠道的保费占比达到了99.7%。

  最早的合资保险公司在中国发展已有18年,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保监会数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寿险原保费收入的外资(包括合资)市场份额仅为4.9%,2013年全年这一数据为5.6%。而产险业的外资份额甚至不到2%。

  如果仅观察如中荷人寿股权性质一样的“50-50”持股比例的中外合资公司,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产寿共有22家。其中,最早开业的是2000年成立、由中信股份与英国保诚合资的信诚人寿,最晚是2013年成立的德华安顾寿险。今年初,天平车险与安盛集团合并成为“安盛天平”。

  这22家“50-50”合资的公司中,包括安盛天平在内目前也只有9家实现盈利,如果看综合收益总额科目的话,只有6家实现正收益。

  合资保险发展之困由来已久,原因主要集中在外资股东难以提供渠道支持、境外保险人才难以适应境内市场特性等,而中资股东对保险,尤其是寿险,盈利周期预计较短,因此对渠道、产品结构的偏好各异,往往造成中外股东理念无法融合。

  理念无法融合而导致分手最极端的例子,是去年日本第一生命与中国华电集团合资筹备的华诚人寿,尚未开业即宣告终止筹备。

  “内耗往往是最降低效率的,中外资股东理念融合就会有合力。”一位合资保险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他认为招商信诺是一个正面案例。

  多年经营业绩不佳,引入境内银行股东是部分外资合资险企找到的解药。借助中大型银行多网点和客户资源,寿险公司可以迅速扩大规模,而恰好银行正需要配置保险牌照满足其多元化发展。

  近两年银行系保险公司规模增速令人侧目。例如中邮人寿,今年1月银保新单规模保费113亿,同比增速784%,排名已上升到第四,超过了太平寿险、生命人寿以及泰康人寿。

  但银保系人士也透露出对前景的担忧和尴尬。“初期是靠股东优势——银保渠道把规模做起来,第二步还是要比拼产品质量。”一位银邮系寿险公司内部人士坦言。

  “我们在打一个时间差和地域差,城郊网点的客户对金融理财信息接受度相对较浅,保费收入排名高的地区也集中在河南等地。比较容易做市场培育。但再过一两年,二、三线城市的人都知道余额宝[微博]这类产品后,我们提供收益率并不高的保险理财产品,就可能卖不动了。”

  产品竞争力不提高使得险企很难有拓展空间的另一原因是,“有了股东银行的背景,同时也出现了跟他行合作的局限性,这些问题都有待解决。同时股东支持都是总行层面,到支行基层网点,银行的理财经理一定是哪家给的佣金高卖哪家产品。”(编辑
王芳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