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滨履新中夏族民共和国人寿公司董事长,保证高层人事调动未完待续

  来源:慧保天下

基金经理老鼠仓,说好保本变巨亏,买基金被坑请到【基金曝光台】!信用卡无故遭盗刷,银行存款变保险,理财被骗请猛戳【金融曝光台】!

      来源:慧保天下

  在中国人保、中国太平一二把手调整到位,9月7日,中国人寿集团新一任董事长也终于揭开面纱。杨明生到龄退休,刚刚卸任的原中国太平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滨接任,中国人寿集团步入王滨时代。

  国寿的“农行时代”

  站在不平凡的2017年,展望更不平凡的2018年……话音未落,2018年保险业高层人事调整大幕已拉开。

  至此,新一轮保险央企的人事调整工作正式进入高潮阶段,各公司新的核心领导班子一一揭晓:中国人保缪建民搭档白涛,中国太平罗熹搭档王思东,中国人寿则是王滨搭档袁长清,唯一悬念只剩中国信保,新的总裁王廷科已于7月上任,而现任董事长王毅已经62岁,且在该岗位工作已满6年。

  农行原监事长袁长清出任国寿集团总裁;外界认为其将助国寿发力综合金融,寿险业务遭遇下滑挑战

  新年刚开工,“慧保天下”获悉,2018年1月2日下午,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召开干部大会。中央组织部有关干部局负责人宣布了中央关于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总经理调整的决定:原国寿集团副总裁王思东任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免去李劲夫的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职务。据悉,李劲夫此次是正式到龄退休。

  不过所有这些副部级保险央企当中,最有看点的莫过于国寿集团,一方面,辖下拥有国内最大的寿险公司,一举一动牵涉市场走向,而2018年也注定是其人事大调整年,旗下子公司国寿股份、国寿财险一把手均面临退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面临的情况更加复杂,在转型的关键档口,其与主要竞争对手之间的规模差距却在不断缩小,要规模还是要转型成为摆在掌舵人面前最棘手的问题。

  来源:新京报

  李劲夫,30多年保险从业经历,财险标志性人物,一路见证中国财险业的周期更迭、跌宕起伏,其“两进两出”监管部门的经历更是行业少见。

  王滨已然60岁,在主政中国太平时期曾有过“三年再造一个新太平”的傲人业绩,如今面对2017年底总资产达3.6万亿元,总保费近5900亿元的庞然大物,其又能否复制往昔“三年再造”的辉煌?

图片 1

  王思东其人,做过记者,在国寿集团主要分管办公室、投资管理部以及信息技术部。有意思的是,这是国寿集团继2017年原总裁缪建民调任人保集团之后,再度为同为央企的保险公司输送主要领导。

  当然,
“三年再造”还只是一个远期目标,对于王滨而言,或许更迫切的问题是如何调兵遣将,2018年国寿集团旗下主要子公司核心领导干部均到龄退休。此前坊间有传闻称,国寿股份一把手人选已经确认,而另据媒体报道,国寿财险的掌舵人也已在内部公示,并上报。如今随着王滨的到来,国寿股份和国寿财险两大重要子公司总裁人选会不会有变数?

  6月16日,袁长清上任十天后,首次以中国人寿集团总裁的身份公开亮相,现身中国人寿客户节开幕活动。

  王思东其人,当过记者,主管信息技术、投资管理

图片 2

  6月6日,一纸关于国寿集团总裁的人事任命,让袁长清与这个中国最大的商业保险集团联系起来。当日,袁长清辞去中国农业银行监事长、财务与内部控制监督委员会主席等职务。同日,国寿集团前任总裁缪建民就任人保集团总经理。据新京报记者当日从业内获得的消息,缪建民走后空出的总裁职位,正是由袁长清接任。

图片 3

  王滨,出生于1958年,1983年开始,先后任职于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商业厅,体改委员会,黑龙江省政府;

  公开资料显示,袁长清此前在金融圈任职多年,但从没有在保险业内担任过职务。在外界的呼声中,袁长清在银行业的长期积淀被普遍看好,或许能帮助国寿集团在综合金融上发力。

  王思东1961年出生,山东大学毕业,汉语言文学学士学位。曾先后在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现为商务部)、新华社香港分社、香港中国企业协会工作。2000年,其加入中国人寿,历任中国人寿办公室副主任、浙江省分公司副总经理、股改办副主任、集团办公室主任等职。

  1990年进入金融行业,出任中国人民银行黑龙江分行办公室副主任,一年后调至总部工作,担任办公厅秘书处正处级秘书、处长;

  近年来,国寿综合金融战略一直在持续,除了成为广发银行大股东之外,还参股了证券、信托等金融机构。不过,在这背后带来的挑战是,国寿在寿险领域的传统优势正在遭到蚕食,与近年来突飞猛进的对手平安相比,国寿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2004年开始,王思东担任国寿集团副总裁,此外,还长期兼任国寿投资公司董事长以及中国人寿董事、国寿养老董事等职务。

  1993年12月至2000年1月,历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筹备组办公室负责人、办公室副主任、办公室主任、江西分行副行长、江西分行行长;

  “低调”银行家入局国寿

  据“慧保天下”了解,在国寿集团担任副总裁期间,王思东主要分管办公室、投资管理部以及信息技术部,就排名而言,是仅次于集团董事长、总裁以及监事长的一位副总裁。

  其后进入交通银行工作,历任北京分行副行长,天津分行行长,北京分行行长,总行副行长、北京管理部总裁,后又兼任执行董事;

  “空降”中国人寿集团之前,袁长清在中国农业银行当了两年监事长。

  由于分管信息技术部,王思东对于科技创新关注颇多,国寿集团目前在建设的”新一代“据说就由其担任总牵头人。

  2012年3月进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出任董事长、党委书记直至2018年9月。

  在袁长清的眼里,监事会不能高高在上,不能成为“摆设”,而是要接地气,有“存在感”。“既有高度又有深度,既到位又不越位,既发现问题又促进发展,既监督制衡又协调支持,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此外,其领导下的国寿投资公司系国寿集团的重要投资平台之一,近年来国寿集团积极布局大健康养老产业,主要就是通过该平台运作实施的。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12月15日,国寿投资公司另类投资签约规模突破3000亿元,划款规模突破2000亿元,提前三年完成”十三五“规划目标。

  国寿大换防

  挑战同样发生在距离农行总行7公里外的中国人寿。彼时,国寿股份的保费和利润持续着增长态势,但寿险市场份额在2014年跌破30%之后,2015年上半年继续下跌至24.8%,寿险市场“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地位不复存在。

  李劲夫和他的“70号文”,一段最好财险时光的回忆

  自2012年从保监会副主席之位调任中国人寿董事长、总裁开始,杨明生在中国人寿工作已经满6年。他1955年出生,今年已经63岁,已经达到退休年龄。按照中组部和国资委的规定,原则上,央企领导班子成员退休年龄为60岁,根据情况可以放宽到63岁。

  严峻的挑战,加之2015年6月股市暴跌期间减持中信证券带来的舆论争议,让国寿选择了低调。在2015年6月至10月之间,国寿除了例行的中报发布之外,只有时任集团总裁缪建民就养老健康产业接受过一次媒体采访。

图片 4

  在此之前的2017年5月,来自光大证券的袁长清已经正式出任国寿集团总裁,而如今,原中国太平董事长王滨又将接替杨明生出任国寿集团董事长,国寿集团新一轮的人事调整至此算是完成了最核心的部分。

  “低调”一词,也是不少袁长清所供职单位员工对其的描述。“挺低调的,这可能和他担任的职务有关。”农行总部一位员工如是表示。

  李劲夫,1957年8月出生,已经年满60周岁,广东阳山人,1976年3月参加工作,1999年时,已经升任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广东省分公司副总经理,后来还曾兼任广州市分公司总经理。

  不过,这还只是此轮国寿一系列人事“换防”的开始。2018年是国寿的大换届之年,主要子公司核心领导干部均将到龄退休,例如,国寿股份总裁林岱仁、国寿财险总裁刘英齐均系1958年出生,均已经年满60周岁。

  虽在多家金融巨头担任过要职,但袁长清鲜有通过媒体公开发声,一些关于袁长清的报道甚至出现过用错照片的情况。

  2003年9月,其首度进入保险监管系统,出任保监会南京特派员办事处主任,后又担任江苏保监局副局长、局长等职。江苏为传统保费大省,在李劲夫主政期间,2006年江苏保费收入突破500亿元,保费规模位居全国第一。

  此前,坊间传闻,国寿股份新的一把手已经明确人选,为国寿集团某位副总裁;而国寿财险,据媒体报道,也已经确定新的接班人,为原国寿股份副总裁赵立军,此前其任职资格已经在公司内部进行公示,只是暂无下文。

  从2000年起,袁长清在工商银行任职8年,随后转任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并在2011年9月至2014年9月兼任光大证券董事长。

  2008年,适逢财产险行业在多重因素之下出现巨亏,李劲夫奉调出任保监会财产保险监管部主任。8月末,正是在其主导之下,“70号文”出台,旨在通过保险公司强化内部监管,监管部门严格监管查处等手段,整治市场乱象。

  而更早的时候,国寿集团旗下其他子公司的一把手也都已经进行调整,原国寿养老险总裁苏恒轩调任国寿集团副总裁之后,原国寿电商总裁崔勇调任国寿养老险总裁,原国寿财险副总裁章海峰则调任国寿电商总裁。

  在这些任职履历中,最为“活跃”的,还是袁长清早年在工行的任职历程。新京报记者查阅中国知网发现,袁长清发表的17篇金融类文章中,有14篇是其担任工商银行新疆分行行长时撰写的。

  据保监会统计,自文件下发至当年年末,各地保监局共对约102家产险经营机构进行了现场检查,对违法违规行为给予罚款约580万元,责令撤换高管人员21名,停业16家,还有若干的行政处罚案件尚在处理程序当中。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事安排都发生在王滨执掌国寿之前,至于之后还会出现哪些变动,尚未可知。

  “零保险”经历遇上综合金融战略

  严监管下,财险业进入新一轮的盈利周期,财险经营有了难得的几年好时光。可以说,“十一五”期间保险行业一个显著的成绩就是产险业在中国保监会70号文的撬动下实现扭亏为盈,改变了整个产险行业的经营理念,产险业进入盈利周期。

  三年再造新国寿?

  随着袁长清的到职,国寿集团的领导名单中,又将新添一位有过农行经历的高管。在此之前,现年62岁的国寿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杨明生曾是一位“老农行”。

  以一纸文件拯救财险行业于亏损泥淖,李劲夫功不可没,媒体当时对此亦评价为“力挽狂澜”。

  摆在王滨及其国寿同僚面前的并不是一副轻松的担子。值得注意的是,相对而言,王滨也已不再年轻,其1958年出生,2018年正好满60周岁,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出意外,其在国寿集团的任职,最长也只有3年,在主政中国太平期间,其“三年再造”、“三年精品”战略深入人心,而面对国寿集团的3年时间,其又能否破除各种阻力,再造一个新国寿?

  1980年,时年25岁的杨明生加入农行,从25岁到52岁,杨明生在农行度过了27年的时光,直至2007年被调至保监会任副主席。

  此后,2011年7月,李劲夫出任太平保险集团副总经理,3个月后又开始兼任太平财险董事长。

  执掌中国太平6年时间,王滨给保险业界人士留下的印象颇为鲜明。

  与杨明生不同的是,袁长清在金融业转战的领域更为丰富,涉及银行、证券,但唯一没有参与过的,正是保险。

  不过此次,其只在太平集团停留了一年有余就重新回到保监会,担任主席助理;9个月之后,即2013年6月,其又重新回到太平保险集团担任监事长;2014年7月,改任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

  王滨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央企担当”,而这也是他在掌舵中国太平之初,就提出”三年再造一个新太平”的原因所在。知情人士透露,在王滨看来,一个央企,业务规模过小的话,根本就无法体现自身的责任担当。

  在外界的呼声中,袁长清在不同金融领域,特别是银行业的长期积淀被普遍看好,或许能帮助国寿集团在综合金融上发力。

  太平命题:“三年再造”收官,“精品战略”待考

  2014年,中国太平顺利达成“三年再造”计划,总保费收入、总资产、净利润相比三年前均实现翻番。2018年,王滨卸任前夕,中国太平更是首度上榜《财富》杂志“世界500强”,跻身世界大型企业,为他的6年太平生涯,划下圆满句号。

  随着保险业资产壮大和投资领域的放开,控股一家商业银行成为不少保险公司追逐业务协同和“集团化”的必经之路。

  作为国内资格最老,但在内地复业时间晚的国有保险集团,太平保险集团相较其他三家中管保险央企,显得颇为低调。

  在重视规模的同时,王滨也非常注重业务品质。2014年“三年再造“计划收官,其随即抛出“精品战略”,立志“打造最具特色和潜力的精品保险公司”,其核心就是要正确处理规模与价值的关系,既保持适当规模,更强调价值成长。

  在2012年的经营业绩说明会上,杨明生曾表示,中国人寿迈出了保险综合经营向金融综合经营的一步,但还不是一家真正综合金融集团,没有控股一家银行。四年后,国寿仍旧没有控股银行,但一家全国性的商业银行已经被收入自己的大家庭之中。

  其实,中国太平是当今中国保险业历史最为悠久的民族品牌之一,1929年创立于上海;1956年根据国家统一部署,专营境外业务;到2001年才重新进军国内市场。

  中国太平内部广泛流传的一个段子是,某位高管问王滨“我们到底是要规模,还是要价值?”,王滨的回答是:“如果我只要一样,要你干嘛!”

  2016年初,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将以总计233亿元的价格,购买广发银行23.69%的股份。收购完成后,加上之前公司持有的广发银行股份,中国人寿共计持有广发银行已发行股本的43.69%,成为广发银行的单一最大股东。

  为快速迎头赶上,从2012年开始,太平保险集团开始实施”三年再造计划“,保费收入增速迈入发展快车道。从那时开始到2014年三年间,无论是太平财险还是太平人寿,其保费收入增速都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由规模、价值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王滨出任董事长,对于当下的国寿集团来说,或许的确是最恰当的选择,因为阻碍国寿集团发展的最大的纠结之处就在于“要规模还是要价值”这个问题。不过国寿集团与中国太平毕竟有太多不同,接下来的3年时间,对于王滨而言,注定不会轻松:

  随着股权和话语权的提升,银保协同的效应逐渐开始呈现。2016年,广发银行代销中国人寿集团各类保险金额6.6亿元,较上年增长超过3倍,实现手续费收入4050万元,也增长了3倍。而对于中国人寿股份公司来说,2016年银保渠道一年新业务价值达到26亿元,同比增长了13%。

  进入2015年,“三年再造”已然收官,太平保险集团提出“精品战略”,立志打造“最具特色和潜力的精品保险公司”,从这年开始到2016年,太平人寿原保险保费增速略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太平财险则继续保持相对快速发展。

  体量差距甚大,管理难度陡升。截至2017年底,国寿集团总资产已经突破3.6万亿元,而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总资产尚不足6000亿元,前者是后者的6倍,这种体量上的巨大差异,体现到工作中,就会转换为管理难度的成倍数增加。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拟定发展目标,更重要的是如何保证战略落地,无疑将是王滨掌舵国寿集团后需要面对的首个问题。上百万的内外勤员工,各地机构巨大的差异,公司本身复杂的历史沿革,也都将进一步加剧这一问题。纵观国寿集团过往,也曾拟定不少计划,但就最终的效果却往往出现折扣。

  优势寿险份额仍遭蚕食

图片 5

  资质禀赋大相径庭,管理思路如何调整?同为保险类副部级央企,国寿集团与太平保险集团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这也最终导致了二者在资源禀赋上的大相径庭。太平保险集团始创于1929年,建国后立足香港,主要经营海外业务,2001年方才在内地复业。就像同时期成立的大多数保险公司,太平保险集团的复业从城市开始,先利用银保渠道突围,其后个险渠道方才渐渐壮大,更是以“三高团队”闻名行业。

  对袁长清来说,这并非第一次参与大型金控集团的构建与治理。从2008年12月进入光大以来,袁长清经历了光大集团“起死回生”、“康复”等阶段。

  截至2017年9月末,太平财险共实现保费收入159.31亿元,在全部保险公司中排名第8位,不过其增速高达18.43%,远高于行业平均的14.54%。2017年前9月,太平人寿原保险保费977.58亿元,排名第7位,同比增速27.80%,同样高于同期行业平均的23.43%。

  而国寿集团则大为不同,寿险公司1996年方从人保独立,一直根植于中国内地市场,分支机构遍布全国各地,近年来,其在中心城市的地位受到更大冲击,但在广大乡村,依然拥有广泛影响力。从渠道发展路径而言,也是先团险,再个险,之后才是银保。

  与光大集团“实业+金融”的控股模式不同,国寿集团近年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由保险综合经营向金融综合经营转型。除了入主广发银行之外,国寿集团拥有财险、养老保险、基金、电商等业务,还参股了证券、信托等金融机构。

  不过对于太平保险集团而言,要想实现市场份额的持续扩张,保持增速优势依然必不可少。在影响保险公司保费收入的变量中,科技正变得愈发重要,与此同时,大健康养老产业也正逐渐成为险企的兴趣所在,而在国寿集团长期分管信息技术以及投资管理的王思东,或许能给太平保险集团带来新的想象空间。

  资源禀赋上的巨大差异,意味着于中国太平有益的一套方法论,对于国寿集团却未必奏效,加上时移世易,保险市场已经不再是6年前的保险市场,对于王滨而言,一切都需要重新开始。

  随着保险市场经营主体不断增加,中国人寿也遭遇了优势领域寿险份额被蚕食的境地。根据保监会公布的2016年度寿险公司保费统计数据,中国人寿市场份额约为19.9%。这是中国人寿市场份额连续第6年下滑。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国寿股份要规模还是要价值?市场地位于国寿股份而言,一直是最鲜明的政治红线,只是相对于格局僵化的财险市场,寿险市场总是充满变数,随着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崛起,快速攫取市场份额,国寿股份市场份额在过去数年快速下降。2012年还明确表示要确保寿险主业”三分天下有其一“,到2017年底,其市场份额却仅剩19.7%。

  与老对手平安相比,2016年国寿股份的原保险保费为4306亿元,平安人寿为2752亿元。不过,这一距离正在逐渐拉近。相比2014年原保费达到国寿股份原保费的53%,平安人寿在2015年和2016年将这一比例提升至57%、64%。

  市场地位至上,又面对主要竞争对手的穷追猛打,国寿股份转型一再延后。2018年上半年,其虽然狂砍银保渠道趸交保费500亿元,市场份额也有所回升,但很明显,其新单期交大部分都来自三年期及以下产品,这意味着,市场份额下滑的痛苦只是暂时缓解,未来,其依然面临艰巨的转型业务。

  一位券商保险分析师表示,随着国寿集团购买了广发银行的股份,国寿集团和平安集团在综合金融上的差距有所缩小,但整体差距依旧比较大。“国寿面临的挑战就是寿险市场份额被不断蚕食”,该分析师表示,平安寿险在保费规模上比国寿差,但盈利能力超过了中国人寿,其背后主要的因素是机制。

  如何使寿险主业在保持市场地位的同时,实现业务价值的显著提升,平衡好规模与价值的关系,显然正是对于国寿集团以及国寿股份新一届领导人最大的考验。

  新京报记者 陈鹏

  国寿财险如何突破增长瓶颈?相对于寿险市场的风云变幻,财险市场格局相对稳定很多,但这也意味着,一家险企一旦发展至一定程度,则很难进一步突破,国寿财险显然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僵局。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如下表所示,自2016年底成立以来,一直到2012年,国寿财险一直保持同比40%以上的增速,市场份额也快速增至4%以上,但自2013年其保费收入突破300亿元开始,保费收入增速骤降,保费收入瓶颈开始显现。到2017年,其保费增速更是降低至10.85%——这是其自成立以来首度出现保费增速低于行业平均增速的情况,市场份额也因此首度出现负增长。

图片 6

  银行业务如何整合?杨明生主政国寿集团6年时间,最大成绩莫过于成功收购广发银行,推动国寿集团朝综合金融集团迈进一大步。然而,如何充分发挥广发银行的优势作用,将其业务与国寿集团原有业务进行深度整合,进而提升国寿集团整体协作能力,无疑还有很多路要
走,收购的成功仅仅是一个开始。王滨与杨明生经历类似,同样有着长期的银行工作背景,这种跨行业的经历,或许会给国寿集团作为一个综合金融集团的发展带来不一样的视角。

  盈利能力如何提升?2018年《财富》杂志500强榜单显示,国内保险集团中,中国平安2017年营业收入1441.97亿美元,国寿集团营业收入1202.24亿美元,从业务规模来看,二者还处于同一个量级,但从利润总额来看,国寿集团却远远落后于中国平安,前者只有2.67亿美元,后者则高达131.81亿美元。就连营业收入远远低于国寿集团的人保集团,2017年利润总额也有23.82亿美元,远高于国寿集团。包袱重、成本高、盈利能力不足,成为国寿集团最真实的短板之一。

  科技国寿怎么破?纵观国寿集团主要竞争对手中国平安,科技能力已经成为其最鲜明的标签之一,也已经成为其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的重要保证因素。对于庞大的国寿集团来说,要想保持竞争优势,弥补科技短板迫在眉睫。

  杨明生主政国寿集团期间对此高度重视,除收购广发银行之外,其另外一项贡献就是主导构建了“新一代”系统,从顶层设计上对中国人寿进行了全面业务流程再造,国寿e店、国寿e宝两大平台更成为“新一代”建设的核心产品。杨明生曾对其予以高度评价:“中国人寿发展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是决胜未来的奠基性工程,彻底改变了寿险公司的信息技术面貌。”

  在这一点上,王滨与杨明生“英雄所见略同”,他也高度重视技术在保险公司发展中的作用,2017年也曾提出“科技太平”的口号。入主国寿集团之后,“科技”也依然会是其所须面对的重大议题之一,如何定位,如何落地,都直接关系未来发展。

  整体能否上市?国寿集团全称是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没有“股份”二字,其目前是财政部辖下央企中唯一一家尚未实现股改的企业,集团整体上市也因此一直延宕不前。究其原因,上世纪90年代由于大量销售高预定利率产品造成巨额利差损,其后为推动国寿股份上市,遂将该部分业务剥离至国寿集团,形成了每个月监管保费收入表中都可以看到的“国寿存续”。此举解决了国寿股份的上市的难题,却成为集团整体股改上市的“绊脚石”,且一直牵绊至今。在王滨时代,国寿集团心心念念的整体上市会实现吗?

  对于王滨个人而言,能够掌舵国内最大的保险集团之一,无疑是对其过去6年工作的最大肯定,然“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未来3年,其面对的困难也将超乎以往。国寿的庞大、国寿的复杂,国寿的沉重,考验着其政治智慧,战略能力以及管理水平。按照王滨在中国太平的行事风格,中国人寿究竟是要规模,还是要价值或许很快就将见分晓。

  命运车轮转动,国寿集团的王滨时代,来了。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文

相关文章